东财网-东方财经信息发布网!

獐子岛和它背后的男人吴厚刚

作者:heike004 2020-03-18 浏览:
导读: “扇贝去哪儿了”、“扇贝去旅行”、“扇贝减肥至”、“扇贝中暑而”……与4年前的冷水团事件如出一辙,獐子岛公告中突然抖出高达数亿元的预亏额和股东提前减持让股民难以接受。一轮轮声讨中,这家上市公司又一次陷入信任和经营双重危机,与獐子岛命运相系的当家人吴厚刚,则在体验着两重天的人生。作为地名的獐子岛,属于中国八大群岛之一——长山群岛中...

  “扇贝去哪儿了”、“扇贝去旅行”、“扇贝减肥至”、“扇贝中暑而”……

  与4年前的冷水团事件如出一辙,獐子岛公告中突然抖出高达数亿元的预亏额和股东提前减持让股民难以接受。

  一轮轮声讨中,这家上市公司又一次陷入信任和经营双重危机,与獐子岛命运相系的当家人吴厚刚,则在体验着两重天的人生。

  作为地名的獐子岛,属于中国八大群岛之一——长山群岛中的一个小岛,位于大连市东65海里的黄海深处,面积不足15平方公里,岛上生活着约15000名常住居民。

  獐子岛有先天的地理优势——位处北纬39度,水温适宜,海流急劲,海水自净化能力强,浮游植物丰富,是世界的适宜海珍品的海域。

  作为岛民们生命的摇篮,这里是取之不尽的财富宝藏,在传统渔猎时期,獐子岛曾创造出单船捕捞和总捕捞量的全国纪录,被誉为“海上大寨”、“黄海明珠”。

  上世纪90年代,獐子岛面临经营体制和近海资源萎缩的双重压力。1996、1997年,在远洋捕捞不利和市场经济冲击下,二手贩子们开出高价,渔民私下贩卖海珍品,使集体制的獐子岛渔业公司产量下滑,连续两年亏损超过五千万元,前暗淡。

  吴厚刚出生在獐子岛的附属岛屿——大耗岛,面积不足一平方公里。他继承了父辈赶海人的洒脱和拼搏,中学毕业后从当地造船厂铆工起步,一步步靠自学自悟做到了出纳、财务、獐子岛渔业总公司财务部经理、总经理,直至镇长、镇党委。

  面对持续亏损局面,吴厚刚开始变法——推行产权制度,捕捞船全部民营化,将渔民们捕捞的产品集中起来,统一和商贩谈价格,夺回定价权。

  随着渔民们的积极性和收入水涨船高,獐子岛渔业公司于一年后扭亏为盈,营业收入3000多万元。

  吴厚刚带给岛民们更大的改变是告别传统捕捞作业,推行底播养殖。为此,他曾背了两年。

  适逢水产研究所率先从日本带回了新品种——虾夷扇贝,并开始尝试一种名为“底播养殖”的技术。

  这种技术类似于农民在田地里播种,将海产品幼苗播撒到天然饵料丰富的海底,无需人工饲养,经过自然生长后达到所需规格进行捕捞,虾夷扇贝这一过程通常需要3年。

  当时其他岛屿没人敢尝试,吴厚刚相信科学的力量,他将这一技术看作公司未来的竞争资本。但渔民们一百个不愿意。

  “大风大浪来了,还能活么?台风一来,不就全部卷走了么?”吴厚刚成了渔民眼中“离经叛道”之人。

  两年后捕捞扇贝,渔民们发现,这类扇贝存活率不低于此前的浮筏养殖(利用浮子和绳索吊养),而且又肥又大,在市场上可以卖出原来两倍的价钱。

  正是由于发展得早,獐子岛在国内取得了底播产量压倒性的优势。如今,他们的虾夷扇贝占据了国内市场80%的份额。

  2001年,推行政企分离政策,獐子岛改制,吴厚刚面临从政还是下海的抉择。

  他相信“21世纪是海洋的世纪”,用借来的530万从镇手里买下獐子岛渔业公司5%的股权,成为改制后这家公司的掌舵人,“别人上了岸,心才踏实,我是到了海上,才有回家的感觉”。

  找到初心的吴厚刚开始大手笔描绘獐子岛的蓝图,一边建设海洋生态,一边用科技进行产业升级,开拓出獐子岛的新时代。

  和我国大多数沿海一样,一直以来的性捕捞,使獐子岛近海生态系统遭到,海产品产量和质量也随之降低。尽管早年这里曾通过轮播轮捕、休耕养护、捕捞量的方式,养海护海,但资源的消耗仍大于再生。

  在吴厚刚的带领下,獐子岛效仿日本北海道,启动海洋牧场建设,在海底投放人工鱼礁(鱼类栖息地)、海洋生物苗种,进行海底绿化,这里也成了中国海洋牧场的起源。

  “海洋牧场就是通过人工的参与,让生物链条得以延续,让海洋变成大草原一样,可以放牧,并生态的可持续发展。”

  到2014年,獐子岛已经开发的海洋牧场面积超过300万亩,约2000平方公里,成为中国最大的世界级海洋牧场。

  吴厚刚由此获得世界经济论坛首肯的“全球可持续发展的新领军者”与“行业塑造者”。獐子岛也成了中国海洋渔业享誉世界的一张名片。

  獐子岛的渔民说:“在海洋牧场里,下网一捞,就能捞出沉甸甸的各种鱼类,而在牧场外面,一捞,网里空落落的。”

  此后,吴厚刚和獐子岛愈发重视技术这一核心竞争力,陆续与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中国海洋大学等科研院所展开合作,不断研发并运用新的水产养殖科技,提高产品质量。

  在通过诸多国际行业标准检验后,獐子岛的产品走进了美国、、法国、韩国等多个国家,甚至此前中国海产品进入的欧盟。

  2005年,獐子岛渔业实现产值5.2亿元,净利润1.5亿元,出口创汇1.7亿元。

  吴厚刚掌舵10年间,獐子岛变成了涵盖海珍品育种、养殖、海洋食品加工贸易、冷藏物流、渔业休闲、客运旅游等全产业链式海洋产业集团。

  2006年,獐子岛股份公司顺利登陆深圳A股市场,简称“獐子岛”。随后其股价持续攀升,2008年1月创下151.23元的纪录,成为沪深两市的股王,也是中国农业第一个百元股。

  改制时,岛上居民成了公司股东,从公司股票中享受红利。每一个新生儿坠地,都会获得相应股票。岛上的幼儿园、学生公寓、养老院全部免费。称,镇每年投入大量资金用于发放股权受益金、养老金、学助教等各种补贴。

  在、银行、科研院所的支持下,獐子岛向周边养殖户提供场地、资金和技术,让养殖户参与到产业链中,降低风险,增产增收,山东和福建的渔民们都因此而受益。

  关于吴厚刚和獐子岛的佳线日晚间,上市公司獐子岛向股民发布了一条不同寻常的公告,大意是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冷水团,公司在2011年和部分2012年播撒的100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当年三季度预计亏损约8亿元,全年预计大幅亏损。

  一是冷水团事件的真实性。当地养殖户和水产商都说当年没有遇到冷水团,也没有听说附近海域的养殖户因冷水团而明显减产,从相关产品的价格看,也没有出现明显变化。

  而獐子岛公司的唯一是中科院海洋研究所一份分析扇贝受灾可能性的会议纪要。该所后来又说,会前并不知晓其扇贝已经绝收,这份会议纪要只是针对獐子岛扇贝减产所作出的几种可能性分析。

  二是,此前的10月14日獐子岛股票停牌之前,作为公司没有披露任何与扇贝有关的消息,却有大量机构在二级市场上出逃,股民因感到被而。

  证监会介入核查后于2014年12月7日发布结果,称未发现獐子岛苗种采购、底播过程中存在虚假行为;未发现大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存在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行为;獐子岛存在决策程序、信息披露以及财务核算不规范等问题。

  尽管一系列质疑被排除,獐子岛公司仍采取措施安抚投资者,包括董事长吴厚刚自掏1亿元补偿上市公司、总裁办集体降薪并增持股票等。

  本以为事件已平息,却不料,时隔一年,2016年1月初,一则《2000人实名举报称獐子岛“冷水团事件”系“”》的报道再次激起波澜。

  举报者均为持股岛民,举报称“冷水团就是个,是獐子岛为了前几年因为虾夷扇贝播苗数量造假、偷工减料、播撒量虚报以及提前采捕而导致虾夷扇贝断代、产量下降的刺破气球的行为”。

  随后有记者采访到獐子岛集团前高管,得到的信息是:从2010年开始,獐子岛海底的扇贝存量就出现问题,近几年一直过度采捕,再加上播苗造假,断代、减产是必然的,当减产到一定程度,无法了,只能找借口。

  播苗造假主因是幼苗无法按个去数,提供了贪腐便利。一位自称老员工的网友爆料,2011年底播苗表面是苗,实质是厂区周围捡到的石头。

  在各种排雷式调查下,獐子岛更多问题也浮出水面,包括养殖海域5年间从65万亩变成300多万亩的盲目扩张,以及18家子公司中有12家亏损的经营不善问题,甚至还有人说持股岛民已经有几年没领到分红,镇里的各项补贴也大幅缩水。

  强势下,2016年1月15日,证监会宣布已对獐子岛绝收事件启动核查程序。

  几天前,人们对冷水团事件已经沉睡的记忆再次被,因为,獐子岛的“扇贝又跑了”。

  公告是在1月30号晚间发出的,獐子岛称公司正在进行底播虾夷扇贝的年末存量盘点,目前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对2017年净利润9000万元~1.1亿元的盈利预测进行修正,预计可能导致公司全年亏损5.3-7.2亿元,并于当日起停牌。

  一时间,关于“扇贝去哪儿了”的猜测再次甚嚣尘上,股民们也因从未通报而第二股东却提前减持极度不满。

  他们不解的是,獐子岛公司在2017年10月就对底播虾夷扇贝进行了抽检,而报告给投资者的结论是“尚不存在减值的风险”。

  两个月后,獐子岛还组织投资者海上参观扇贝播种,同样没有发现异常。而就在11月13日~12月19日,獐子岛第二大股东和岛一号基金却抛售了199.85万股獐子岛股票。

  假设扇贝真的像某知情人所言掉了,4年前冷水团事件后,獐子岛年投入千万建设的水温监测等风险防控体系为何没能发挥作用?

  亲赴岛内的记者从捕捞船员口中得知,獐子岛公司的虾夷扇贝早在2017年5、6月份就有,11月数量增加。

  有人注意到,去年5、6月獐子岛所处长海县出现过海水温度升高加快、海区浮游植物丰度降低等异常状况。海洋科学研究院的科研人员还曾发出预警,筏养虾夷扇贝提前采收。

  一家专业科研机构的人员对养殖业现象表示理解,称监测手段再先进也还有特殊情况存在,“毕竟还是养殖,说白了还是靠天吃饭”。

  至于为什么獐子岛没有早一点发布减值公告,知情渔民说,春秋抽测和年末盘点是采用不同的技术手段,得到的结果也就不一样,年末盘点更有权威性。

  经过数日等待,昨天早间,獐子岛发布最新盘点结果:存货核销及计提跌价准备合计6.29亿元,预计2017年度净利润亏损。

  公告中给出了“存货异常”原因: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温度的异常,造成高温期后的扇贝越来越瘦,品质越来越差,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的扇贝没有得到恢复,最后诱发。

  獐子岛接下来如何应对和改变这一切,股民们已无需关心,他们只需要像乐视投资者一样拼尽全力尽快抽身。

  2014年巨亏后,獐子岛2015年亏损2.43亿,被进行退市风险警示(ST)。

  2016年其又以7959净利润摘帽,但这些利润来自于处置子公司、补助(3020万元)和其他营业外收入。

  此次事件发酵期间,国家贝类产业技术体系召开年终总结和考评会议,对我国黄海及渤海贝类相关产业问题进行研讨,认为獐子岛所在的长海县、庄河市产业问题较为严峻。

  局部异常,高温期提前且持续时间长、降水和径流骤减导致饵料生物数量显著下降。

  这些判断与獐子岛的结论几乎不谋而合,也间接提供了獐子岛应该修正的方向。作为当地产业龙头,獐子岛本应以身作则引导产业健康的正循环,而眼下,它必须先自救了。

  从公告中看,獐子岛似乎也有所反思,其提出的下一步措施切中痛点,其中包括:大幅压缩虾夷扇贝底播区面积、调整产品结构、聚焦主业、提高海洋监测预警能力、稳定现金流等。

  二十几年掌舵獐子岛的吴厚刚,常把一位古希腊海洋学者的话视为前进的力量,“谁控制了海洋,谁就控制了一切”。

  :獐子岛迟到的披露和提早的股东减持 去年11月已现异常,12月减持,今年1月宣布预亏5-7亿

  根据天眼查提供信息,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大股东、实际控制人为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而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则是长海县獐子岛镇人民100%控股的公司。

  则拥有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30.76%的股权,成为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此外,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大股东

  ——长海县獐子岛褡裢经济发展中心(持股7.21%)实则是长海县獐子岛镇褡裢村村民委员会100%控股的公司。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第四大股东

  ——长海县獐子岛大耗经济发展中心(持股6.85%)同样是长海县獐子岛镇褡裢村村民委员会100%控股的公司。综上,长海县獐子岛镇地方间接持有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共计44.82%的股份。

  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獐子岛”,股票代码002069)发布公告称,目前发现部分海

  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可能对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或核销处理,相关金额将全部计入2017年度,预计可能导致公司2017年度全年亏损。此前记者获悉,自2017年11月份獐子岛的扇贝采捕就出现了异常。

  此前有内部人士反映:部分海域扇贝大量2014年末獐子岛因“冷水团”事件旋涡中。转眼间3年过去了,獐子岛业绩逐渐好转,从2014年巨亏11.56亿元到2017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3.23亿元,同比增长6.5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767.62万元,同比增长144.02%。

  2017年10月27日,獐子岛发布2017年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17年全年净利润为0.9亿元~1.1亿元,上年同期为7959.34万元,同比增长13.07%~38.2%。

  2017年11月份,獐子岛多位拉贝(捕捞扇贝)船员向记者表示,从11月初捕捞上来的扇贝出现异常,拉上来的扇贝有70%以上都是的,只剩下贝壳。

  “目前有8条大船、16条小船拉贝,每条小船每天拉3000斤左右。”一位要求不具名的拉贝船员称,“小船捕捞船以前每天拉3000斤,很早就能完活,现在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一直忙忙碌碌的,因为每次捕捞上来的扇贝很多都了,以前一网上来百八十包,现在一网只有20包左右。”

  从11初部分海域出现扇贝大量一事,在獐子岛一位核心人士那里得到。“近期的确有某些海区的扇贝存在大量的情况,但具体原因目前还没有结论,而且这种情况不只发生在獐子岛。”

  对于海洋监测系统是否做出预警,上述核心人士称:“这个不太清楚,即使提前做出预警,又能怎么样?这么大面积又能采取什么措施呢?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

  记者从另一位知情人士处获悉,接近獐子岛海域的其他海域的扇贝养殖公司也出现扇贝大量的情况。

  记者针对獐子岛部分海域虾夷扇贝非正常的情况采访獐子岛常务副总裁、海洋牧场研究中心副主任时,他以“我们有,采访的事董秘负责”为由婉拒了采访。

  记者梳理发现,獐子岛一直重视海洋的与风险防范,投入大量资金与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和中科院海洋研究所合作,并成立了专门机构。

  2017年12月19日,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獐子岛生态渔业”项目负责人兼课题负责人张继红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称:“根据合作要求,我们曾在10月对獐子岛海域的海水温度、洋流等生态进行了航测,结果显示无异常,此后獐子岛并未向我们反映过有异常情况。”

  据獐子岛官网显示,早在2006年,中科院海洋所与獐子岛共同成立“海洋生态养殖联合实验室”,启动了一期项目,重点攻关海洋健康养殖发展新的重大需求以及海水养殖面临的资源和等项关键课题。

  《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年度报告》风险提示中明确称,公司在獐子岛海域构建了北黄海冷水团监测潜标网,对底层水温变化实施24小时不间断监测,提升了海域能力。

  《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年度报告》中进一步明确,为加强海洋生态风险研究与控制,成立海洋牧场研究中心,每年投资不少于1000万元,研究海洋生态风险防控体系建设、北黄海冷水团水舌波动对扇贝生理生态的影响、海洋牧场建设的风险评估与适用性管理、适养海区的甄别与筛选、北黄海生态容量评估等。

  《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年度报告》显示,已在黄海北部建成了规模化、标准化的世界级现代海洋牧场,覆盖海域面积约1600平方公里,海洋牧场还包括多个层面的监测及预警控制系统。中国科学院海洋所主导在公司海域内建设的近海海洋观测研究网络黄海海洋观测研究平台已基本搭建完毕。

  2017年12月20日,与獐子岛合作的中科院海洋研究所负责院地合作的刘姓主任在记者提出采访时,以“我们是和獐子岛有合作,但有问题应该采访獐子岛,而不是采访我们”为由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另据《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年度报告》显示,獐子岛以485263亩海域使用权(评估价值为206881.76万元)及2425万枚虾夷扇贝(评估价值为7274万元)作为抵押,取得中国农业银行

  大连长海支行长期借款69800万元。另外獐子岛股份以130898亩海域使用权(评估价值为61039.18万元)及养殖产品(评估价值为6479万枚虾夷扇贝)作为抵押,取得中国工商银行

  股份有限公司大连普兰店支行长期借款1亿元,取得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大连长海支行长期借款1亿元,取得中国进出口银行分行长期借款1亿元。《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半年度报告》显示,獐子岛以海域使用权和养殖产品作为抵押,分别在中国农业银行大连长海支行和中国民生银行

  :中国经营报 原题:扇贝去哪?獐子岛员工自曝去年11月份已现异常 作者:李超去年12月曾组织投资者海上参观扇贝播种

  獐子岛在2014年10月的相关公告中表示,造成虾夷扇贝“存活异常”的原因是:“北黄海冷水团低温及变温、北黄海冷水团和辽南沿岸流锋面影响、营养盐变化等综合因素。”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后注意到,事实上,1921年,日本学者就开始对了对黄海冷水团的调查工作,著名的物理海洋学家赫崇本也对黄海冷水团进行了研究。即对黄海冷水团的研究起始时间早、资料多。

  獐子岛位于大连长海县獐子镇。1980年代,长海县海洋岛海域浮筏养殖栉孔扇贝,连年大批。1990年代初的调查研究已表明:水温异常波动与栉孔扇贝大批有密切关系,且獐子岛当时每年扇贝大批损失情况仅次于海洋岛,在海洋岛、獐子岛、小长山岛海域中居第二。

  当时的扇贝集中发生在每年6月末至7月初,结束于7月末到8月初,高峰集中在7月中、下旬的5-

  10天内。但从生类上看,当养殖栉孔扇贝发生大批时,同海区人工放养的贻贝、海湾扇贝、虾夷扇贝、鲍鱼等均未发。从对温度适应能力来看,贝类分为广温性贝类和狭温性贝类,前者对温度适应能强,后者弱。栉孔扇贝和虾夷扇贝虽然均属狭温性贝类,但栉孔扇贝适宜生长温度为15℃-

  20℃,虾夷扇贝适宜生长的温度为5℃-23℃,后者比前者适应性要强。那么,为何在多年前曾发生栉孔扇贝大量事件,多年后,适应性强的虾夷扇贝仍然大量?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在经历了2014年9月、10月虾夷扇贝存货异常事件后,中科院海洋研究所曾于2014年10月21日开会,专门研讨相关事项,并形成会议纪要。纪要提出了4点:

  第一,优化底播增殖结构,进行虾夷扇贝增殖等级划分,针对不同等级选用不同增值策略;第二,根据特点,通过种质创制提高产品对的抗逆性;第三,开展海域养殖生态容量评估,控制养殖总量,优化养殖布局,实现稳产、优质和产业可持续发展;第四,加强海域生态监测,实现年度生态综合评估与预测。

  三年多之后,獐子岛又发生了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导致全年预亏的事情。那么,这三年以来,獐子岛对加强冷水团研究和、减少虾夷扇贝率,做了哪些工作?这是獐子岛有必要对投资者进行回应的。

  獐子岛2018年1月30日晚公告了虾夷扇贝存货异常的消息。记者注意到:獐子岛第二大股东和岛一号基金于去年11月13日-

  12月19日,分四次抛售獐子岛股份199.85万股。而1月31日,经记者进一步查证,注意到

  -7日,也就是在獐子岛第二大股东和岛一号基金持续抛售獐子岛股份的过程中,獐子岛邀请了投资者代表6人、大连海洋大学专家1人以及券商和其他机构研究员5人,到“贝类净化车间、獐子岛镇及獐子岛确权海域”进行调研。调研内容有三项:1、体验獐子岛原产地海参“大雪采捕”;2、调研虾夷扇贝苗种底播;3、调研海洋食品制造。

  獐子岛特别表示,“调研人员还乘船至公司近海播苗区域观看了虾夷扇贝苗种底播生产”。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原题:獐子岛扇贝“又跑了”背后:去年12月曾组织投资者海上参观扇贝播种

  1月30日晚间,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并对2017年净利润9000万元~1.1亿元的盈利预测进行修正,预计2017年亏损金额在5.3亿元到7.2亿元。

  獐子岛在公告中表示,鉴于盘点及相关减值测试工作正在进行中,具体金额尚存在不确定性,公司股票自1月31日开市起停牌,将不晚于 2月5日披露盘点结果并复牌。

  在对熟悉獐子岛情况的人士的采访中得知,11月份已发现扇贝大面积,但獐子岛迟迟未对外披露。而在未披露重大内幕信息前,獐子岛高管参与的持股基金却提前减持200万股。

  “扇贝事件从去年11月份就已经开始了,当时发现有大批大贝和苗种,而且在持续的。扇贝捕捞团都知道,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1月31日,一位熟悉獐子岛的人士称。

  据该人士介绍,11月上旬,獐子岛前线捕捞队员在探苗时已经发现有大量扇贝出现胀口、腐烂现象,并且在持续。据其介绍,这批扇贝于2016年投苗,预计应于2018年集中捕捞。“就目前的状况来看,这批大约两年前投苗的扇贝现已基本确认有九成。”

  关于扇贝的原因,目前没有在任何途径发布说明。上述人士表示,前线捕捞队员反馈,扇贝或与捕捞工具有关。“现在的捕捞工具是耙网,这是一种禁用网。这种工具就像耙子一样,一耙就容易海底植被,还会导致海水污染。”

  该人士还提到,獐子岛种植扇贝已经十余年,因贝类品种单一,或导致有害物质长期沉淀,同样不利于扇贝。据了解,本次扇贝事件波及范围甚广,不仅是獐子岛,周边海域也普遍受到辐射影响。

  提及獐子岛此前是否采取了相关水产监测措施,该人士提到,自2014年“冷水团”事件发生后,近两年公司与各类水产院校和研究所合作,现在的监测仪器可以实时监测海水温度和周边气象变化等指标。

  “但按照我们的经验,水温基本不影响扇贝,扇贝在低温和静水里都可以存活,唯一能确切知道扇贝(存活情况)的办法就是靠实地的捕捞查看。”该人士称,“你总没法天天去给扇贝做B超吧?”

  1月31日, 记者就此事致电獐子岛董秘,对方手机无人接听。随后记者又致电獐子岛办公室询问是否得知该情况,接电的工作人员表示“我们不知情,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11月份就发生的事,他们(公司)一直着。在今年1月份的公司年会上,他们还公布2017年的销售额是三十个亿,盈利有六千万还是九千万,对扇贝事件只字不提,结果1月30日晚上才把这件事公布出去。”该人士表示。

  记者查询后发现,獐子岛公司从2017年11月份事发到2018年1月5日召开公司年会期间,从未就该事件进行过公告披露。獐子岛公司甚至在3个月前的2017年10月25 日还披露《关于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的公告》,称对“公司底播虾夷扇贝尚不存在减值的风险”。

  去年11月29日,獐子岛还发布公告,称拟邀公司海洋生物研发中心人员、外部海洋专家和投资者代表在12月初进行2017年冬季海洋牧场资源外部调研活动,其中包括虾夷扇贝苗种“底播大会战”,即集中将育成的苗种播洒到公司确权海域。

  2017年9月1日,獐子岛公告披露称公司第二大股东和岛一号基金计划未来3个月内减持不超过3%股份。

  2017年12月23日,獐子岛公司发布股东减持股份计划进展情况公告,称和岛一号基金减持计划已实施完毕。

  公告显示,和岛一号基金减持计划从2017年11月13日起已经开始,而后分别于11月17日,12月18日和12月19日依次按比例减持,12 月 21 日该减持期限届满。本次减持后,和岛一号基金由减持前的5916.12万股,占总股比8.32%,减持至5716.27万股,占总比8.04%,共减持199.85万股,减持比例为0.28%。

  和岛一号基金为獐子岛高管持股计划基金。2016年8月,獐子岛曾公告,部分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员工不超过150人出资参与和岛一号基金,该基金用于受让控股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转让的獐子岛股份,约定的转让价格为 7.89 元/股。

  按獐子岛披露和岛一号减持股价均价计算,该轮减持后,和岛一号基金约套现35.57万元。

  2014年10月31日,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因北黄海异常的冷水团,公司百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进而计提近8亿亏损,全部计入2014年三季度,全年预计大幅亏损。

  在此之前,獐子岛于2014年8月27日发布的2014年半年报还显示,公司2014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4845.53万元,并针对当年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作出了4412.86万元到7564.91万元的乐观预计。

  受“冷水团事件”影响,獐子岛2014年净利润亏损11.89亿元,2015年继续亏损2.43亿元,直到2016年方转亏为盈,利润总额也仅为0.8亿元。

  “冷水团事件”至今仍质疑。“2014年的‘冷水团’事件是假的,活不见扇贝,不见贝壳。”该知情人士表示,“这次他们(公司)说的唯一的实话就是扇贝确实是了,没。”

  1月29日獐子岛发布的公告显示,獐子岛控股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日前收到大连市人民检察院《》。《》称,公司于2014 年 1到9 月发生重大亏损的情况在公开披露前属于《证券法》的内幕信息,因在期内有减持股票的行为,避损金额 达1131.6万元,现由大连市人民检察院对投资发展中心提起公诉。

  “为什么现在才公布?这根本就是自相矛盾,他们(公司)就想把损失都推到去年。”该知情人士表示。

  来源:公司深读 原题:知情人士揭獐子岛谜团:扇贝没有“跑”,而是了 作者:兰琳

  定位于中国海洋智库核心,整合推送海洋资讯、海洋学术。本文不代表本号的观点和立场,信息来源于已公开的资讯,版权归原作者和所有。如涉及版权问题,请第一时间告知,确认后立即删除内容。返回,查看更多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转载请注明出处:东财网-东方财经信息发布网!,如有疑问,请联系(QQ:12345678)。
本文地址:/qzgl/2020-03-18/20765.html

标签: 公司   海洋   海域   养殖

相关文章

>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